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

我都捐过100蚊

昨晚和李某聊得太多,所以原本刚要发布的这篇文过了十一点熄灯时间。

以下是重写。

汶川地震一周年刚好和Winnie旧历生日撞日,所以这一天在逻辑上我是快乐多于不安的。校园里各式各样的部门都有相关的活动举行,热闹起来,有的整天在教学楼里开会;有的在路边安营扎寨;有的处处埋伏,吓你一跳之余塞给你一张爱心传单。
见他们工作辛苦,我主动接一张就收起一张,一天出入,竟然有六七张。反正他们即使派不完都要扔掉。

在13号的今天,学校已经恢复12号之前的面貌,就像不曾有过一样,居然还举行了一个类似xx祭的集会,cosplay、化妆品推销、游戏摊位一应俱全。

感性的始终少数,当然我们的全面追求真善美的政府(甚至是深受教育的大众风潮)是不会承认这个事实的,虽然明明自己就是其中一部分,共产主义社会人性没有阴暗面。

冷漠是必然的,因为热情多数是基于利益上的,余下小部分的就是个人信念。我们多数人都没有亲身去体验过灾情,其实得到的震撼可能比睇完一部漫画更少,口头上说悲惨只是社会意识带来的潜规则。就像“痛恨”日本的人,买电视的时候即使长虹的女sales很漂亮,都会多一千蚊买旁边的Sharp.

2009年5月4日星期一

今朝风日0504


旅行归来总是满怀希冀,蓝天白云,精神爽利。可惜这些情绪都在火车上消磨完了。
回到学校,叫司机大佬直接停在澡堂门口,因为真是太脏了。

第二件事就是写blog,回邮件,ok,五一的事情可以参看http://cheesec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32213158200943115815784/
bb的记忆力实在是出乎意料的好。
我要好好休息了...20+小时的普快啊。

图为4·30的夜宵,两个女人似乎对那泛着的油光很避忌。

2009年4月25日星期六

近日的杂音0425

高中时候教语文的杨中泉老师讲过的全部话我只记得其中一段,大概是这样的:

富商问:我的儿子怎样才能成为作家?
作家回答:年年给他一笔钱去蒲。

人人都明白,我们先跌痛,才谈改进,然而其实人人都下意识地将事情经营得稳阵,不允许节外生枝,不允许犯错的空间存在。尤其是某人。

写blog,一直想写都写不出来,不是没有材料,而是因为不是日记。写最受欢迎的juicy的事的确是有代价,是要曝光、要撕开、要撒盐——不论是自己还是谁,然后接受屏幕另一端的人未知的judging。近年没有任何进步,真是非常羡慕黄于伶。当然还有木子美。

2009年4月16日星期四

最近的事情0416

前几天和电信有些争执,无法上网,生活暗淡无光,任由摆布。如今好了。

回到主题。本月最开心的是《钢之炼金术师》动画的回归,按原画的剧情。虽然我嫌钢炼肤浅——并非《无极》的那种肤浅,而是嫌没有在主题上挖更深——而作为漫画的动画化,质素已经是不能挑剔,加上当时档期在星期六晚,我怎能不衷心感谢呢?有时候心头好的产生,只在于她出现在一个刚好的时辰。

今期题外话:我不相信平行宇宙,只信命运,也就是所谓的“整定”。

课外补遗:

平行宇宙,多重宇宙论,未证实的物理理论,可以解释时间旅行带来的悖论,例如你回到从前把婴儿时代的自己杀死。多重宇宙对该系列悖论的解释是你杀的不是你,而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人,只是你们本身和你们各自的世界(在你杀掉“你”之前)一模一样而已。

平行宇宙是个迎合时间旅行营运而生的理论,既然时间旅行不可能,平行宇宙的有无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。唔信你问问d神学家。

平行宇宙理论中,平行宇宙分为4种,《钢炼》中炼金术世界和门的另一端的世界的关系属于第四类“连最基础物理定律都完全不同”。而“炼金术的能量来自门的另一端”,纯粹编剧。

2009年4月4日星期六

Winnie,我个妹



趁记得,趁得闲,是时候讲讲我个妹。

她98年生人,也就是说十岁时我才认识她,妈妈请朋友为她起洋名,恰好音译Winnie。情况有点像没有墨水的农民邀请终南山的高人为新生的儿女改名,曰芷霁、曰弥驯,诸如此类。后来发现我也有一个,Benjamin。

其实和她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,因为在相似的环境里长大,她的种种缺点似乎都是我童年的复制,教我咬牙切齿。近年好转,因为少见面,也因为有妈妈这个“共同的敌人”,我们算是战友。所以关于她的种种不是,这次不会提及,藏在门内。

下面转载她Qzone最近的一篇日志,你就知道她是什么人:

《我听咗黑色星期五》

好多人听咗黑色星期五都去自杀,点解啊?我都听过但系我又唔去自杀!真系........真系好命啊!!!哈哈哈

不可复制的(或者irreplaceable)蠢材,偏偏成绩不错。因为妈妈会拿我们的同期做比较,所以我经常教唆她:“你知知啊,小学成绩好的人,到了中学就通通变晒差生咖啦!我见得多啦。系啊系啊,有报应噶!所以唔好考咁高分啊。”

妈妈的肚子很大的时候,就有不少好事者问我怕不怕争宠,当时我仲167唔知发生咩事,当然话“唔怕”啦。后来?后来当然被她争晒d宠啦。是压倒性的局势,她从来都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地位会动摇,actually,她可能没有意识到另一个参赛者的存在。她的无虑是少见的,尤其在非主流横行的现在。

这份无虑不分场合。
我高一时的一次家长会,爸爸带了她,开会的地方离我的教室很近,她来找我,于是被几个女同学围住,忽然其中一个大声说:“哇!她挖鼻屎啊!”(其实是鼻子痒。) 我当时难为情得不得了,后来才后悔,让她独自暴露在那些女高中生的笑声中,虽然估计她已经记不得了。这也是我和那位女同学断交原因之一。
饭桌上她是禁言的,因为她讲故事从来都不顾及我们的胃口。

代沟系有的,加上她明显不亲宅,所以通常很难沟通。不过代沟有好处,当妈妈将电话递给她,我就可以爽快地挂掉。

2009年3月21日星期六

近来的事情0321


我一直推荐的一个使用近年新软件的心态,是"expect to be taken care of",主动依赖编写者,往往,以98时代的意识去自以为是地操作,没有按本能自我去操作来得高效。除非你真的是有把握。

昨晚我的iTune响应很不自然,便想卸载再装,不料领嘢,装唔翻。iPod有点像Palm,没有iTune的话,连一首歌都放不进去... 情况有点像“在遥远的未来...统治地球无所不能的高智能电脑被剪断电线”。

同时发现,谢安琪新专辑emule有下载(没关系,我会买正版的),立即强迫症发作,格c盘重装系统。无论如何,即使新系统,iTune还是很慢,不知道加拿大的ipod用家是怎么享受这个软件的。

2009年3月14日星期六

白饭情人节


今朝就收到短信,Happy White Valentine's day,我打过去问,白色情人节系点一回事啊?据话,唔知啊。

其实对于这个答案我不是很渴望知道,不过大概Valentine个教育狂。就在黄昏,我单手插袋又单手捧着两个饭盒回宿舍的途中,一阵狂风,位于上铺的那盒餸忽然翻倒。(当然我无收拾,换作是你你会回头执吗?)

于是我终于明白到,那是白色饭盒加白饭。
BTW,据说有d人会回收白色饭盒再用(洗完再用),所以请在饭后将你的白色饭盒笃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