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25日星期六

近日的杂音0425

高中时候教语文的杨中泉老师讲过的全部话我只记得其中一段,大概是这样的:

富商问:我的儿子怎样才能成为作家?
作家回答:年年给他一笔钱去蒲。

人人都明白,我们先跌痛,才谈改进,然而其实人人都下意识地将事情经营得稳阵,不允许节外生枝,不允许犯错的空间存在。尤其是某人。

写blog,一直想写都写不出来,不是没有材料,而是因为不是日记。写最受欢迎的juicy的事的确是有代价,是要曝光、要撕开、要撒盐——不论是自己还是谁,然后接受屏幕另一端的人未知的judging。近年没有任何进步,真是非常羡慕黄于伶。当然还有木子美。

2 条评论:

Lazyling 说...

希望不是讽刺..
然后..全名很重要的啊

leongmingseon 说...

我真心羡慕咖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