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

我都捐过100蚊

昨晚和李某聊得太多,所以原本刚要发布的这篇文过了十一点熄灯时间。

以下是重写。

汶川地震一周年刚好和Winnie旧历生日撞日,所以这一天在逻辑上我是快乐多于不安的。校园里各式各样的部门都有相关的活动举行,热闹起来,有的整天在教学楼里开会;有的在路边安营扎寨;有的处处埋伏,吓你一跳之余塞给你一张爱心传单。
见他们工作辛苦,我主动接一张就收起一张,一天出入,竟然有六七张。反正他们即使派不完都要扔掉。

在13号的今天,学校已经恢复12号之前的面貌,就像不曾有过一样,居然还举行了一个类似xx祭的集会,cosplay、化妆品推销、游戏摊位一应俱全。

感性的始终少数,当然我们的全面追求真善美的政府(甚至是深受教育的大众风潮)是不会承认这个事实的,虽然明明自己就是其中一部分,共产主义社会人性没有阴暗面。

冷漠是必然的,因为热情多数是基于利益上的,余下小部分的就是个人信念。我们多数人都没有亲身去体验过灾情,其实得到的震撼可能比睇完一部漫画更少,口头上说悲惨只是社会意识带来的潜规则。就像“痛恨”日本的人,买电视的时候即使长虹的女sales很漂亮,都会多一千蚊买旁边的Sharp.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