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3月21日星期六

近来的事情0321


我一直推荐的一个使用近年新软件的心态,是"expect to be taken care of",主动依赖编写者,往往,以98时代的意识去自以为是地操作,没有按本能自我去操作来得高效。除非你真的是有把握。

昨晚我的iTune响应很不自然,便想卸载再装,不料领嘢,装唔翻。iPod有点像Palm,没有iTune的话,连一首歌都放不进去... 情况有点像“在遥远的未来...统治地球无所不能的高智能电脑被剪断电线”。

同时发现,谢安琪新专辑emule有下载(没关系,我会买正版的),立即强迫症发作,格c盘重装系统。无论如何,即使新系统,iTune还是很慢,不知道加拿大的ipod用家是怎么享受这个软件的。

2009年3月14日星期六

白饭情人节


今朝就收到短信,Happy White Valentine's day,我打过去问,白色情人节系点一回事啊?据话,唔知啊。

其实对于这个答案我不是很渴望知道,不过大概Valentine个教育狂。就在黄昏,我单手插袋又单手捧着两个饭盒回宿舍的途中,一阵狂风,位于上铺的那盒餸忽然翻倒。(当然我无收拾,换作是你你会回头执吗?)

于是我终于明白到,那是白色饭盒加白饭。
BTW,据说有d人会回收白色饭盒再用(洗完再用),所以请在饭后将你的白色饭盒笃穿。

2009年3月8日星期日

半完成


常常灵感一到就写,写到烂尾。有时候是资料搜集;有时候是不敢发表;有时候是特别日子之前写定,到时却忘了发布;当然,更多的是热情过后下不下去。
在这里列条LIST. 不分先后

《我要买ipod》:
是关于苹果配件分分钟比部机本身更贵的这个情况的。烂尾。

《to 甩 or not to 甩 》:
"一直以来,我经常得到的负面评价(从多到少前五位)有:死蠢、低b、猥琐、167以及潸。近年在外地读书,新的三甲是:傻b(普通话)、傻狗(普通话)、麻甩。我最在意“麻甩”。麻甩,即系阮兆祥。我唔系啊。细细回忆种种被斥“麻甩”的场景,与“死蠢”、“傻b”相比,虽未到朝见口晚面,却是句句实牙实齿、真情演绎。到底何谓“麻甩”呢?我相信,呢个问题,就连那一个个曾经在我面前双手叉腰、义正词严的人,如果被兜头兜面问到,都无非系得个窿。"
就来到高潮部分,写不下去了。

《个人风格与社会残渣》。资料不足。

《鸣凤公社白皮书》。无用。

《莎扬娜拉》:
"一直以来我都系好怕闷,幸好这个寒假很充实,与其话充实不如话多事。anyway,在此感谢所有让我不寂寞的人,无法一一多谢,因为实在太多了,但是以我们的交情,与其多谢不如唔该。英语真好,一句thank就得晒。
假期结束,又唔知几时先见得翻你。
莎扬娜拉,莎扬娜拉。"
唔记得发布。右边幅嘢系准备贴的。

《如何炒好一碟牛河》。没有图。

还有一封情书。全部都是半成品。

2009年3月6日星期五

近来的事情0306


开学的这两个星期,生活真的非常糜烂,无所事事。因为有3科补考,就觉得“先搞掂补考,不要分散精力”,然后补考周定在第四周,觉得花几个星期去准备补考实在是荒谬,于是,天天睡到12点。

你地睇住我重修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