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25日星期六

近日的杂音0425

高中时候教语文的杨中泉老师讲过的全部话我只记得其中一段,大概是这样的:

富商问:我的儿子怎样才能成为作家?
作家回答:年年给他一笔钱去蒲。

人人都明白,我们先跌痛,才谈改进,然而其实人人都下意识地将事情经营得稳阵,不允许节外生枝,不允许犯错的空间存在。尤其是某人。

写blog,一直想写都写不出来,不是没有材料,而是因为不是日记。写最受欢迎的juicy的事的确是有代价,是要曝光、要撕开、要撒盐——不论是自己还是谁,然后接受屏幕另一端的人未知的judging。近年没有任何进步,真是非常羡慕黄于伶。当然还有木子美。

2009年4月16日星期四

最近的事情0416

前几天和电信有些争执,无法上网,生活暗淡无光,任由摆布。如今好了。

回到主题。本月最开心的是《钢之炼金术师》动画的回归,按原画的剧情。虽然我嫌钢炼肤浅——并非《无极》的那种肤浅,而是嫌没有在主题上挖更深——而作为漫画的动画化,质素已经是不能挑剔,加上当时档期在星期六晚,我怎能不衷心感谢呢?有时候心头好的产生,只在于她出现在一个刚好的时辰。

今期题外话:我不相信平行宇宙,只信命运,也就是所谓的“整定”。

课外补遗:

平行宇宙,多重宇宙论,未证实的物理理论,可以解释时间旅行带来的悖论,例如你回到从前把婴儿时代的自己杀死。多重宇宙对该系列悖论的解释是你杀的不是你,而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人,只是你们本身和你们各自的世界(在你杀掉“你”之前)一模一样而已。

平行宇宙是个迎合时间旅行营运而生的理论,既然时间旅行不可能,平行宇宙的有无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。唔信你问问d神学家。

平行宇宙理论中,平行宇宙分为4种,《钢炼》中炼金术世界和门的另一端的世界的关系属于第四类“连最基础物理定律都完全不同”。而“炼金术的能量来自门的另一端”,纯粹编剧。

2009年4月4日星期六

Winnie,我个妹



趁记得,趁得闲,是时候讲讲我个妹。

她98年生人,也就是说十岁时我才认识她,妈妈请朋友为她起洋名,恰好音译Winnie。情况有点像没有墨水的农民邀请终南山的高人为新生的儿女改名,曰芷霁、曰弥驯,诸如此类。后来发现我也有一个,Benjamin。

其实和她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,因为在相似的环境里长大,她的种种缺点似乎都是我童年的复制,教我咬牙切齿。近年好转,因为少见面,也因为有妈妈这个“共同的敌人”,我们算是战友。所以关于她的种种不是,这次不会提及,藏在门内。

下面转载她Qzone最近的一篇日志,你就知道她是什么人:

《我听咗黑色星期五》

好多人听咗黑色星期五都去自杀,点解啊?我都听过但系我又唔去自杀!真系........真系好命啊!!!哈哈哈

不可复制的(或者irreplaceable)蠢材,偏偏成绩不错。因为妈妈会拿我们的同期做比较,所以我经常教唆她:“你知知啊,小学成绩好的人,到了中学就通通变晒差生咖啦!我见得多啦。系啊系啊,有报应噶!所以唔好考咁高分啊。”

妈妈的肚子很大的时候,就有不少好事者问我怕不怕争宠,当时我仲167唔知发生咩事,当然话“唔怕”啦。后来?后来当然被她争晒d宠啦。是压倒性的局势,她从来都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地位会动摇,actually,她可能没有意识到另一个参赛者的存在。她的无虑是少见的,尤其在非主流横行的现在。

这份无虑不分场合。
我高一时的一次家长会,爸爸带了她,开会的地方离我的教室很近,她来找我,于是被几个女同学围住,忽然其中一个大声说:“哇!她挖鼻屎啊!”(其实是鼻子痒。) 我当时难为情得不得了,后来才后悔,让她独自暴露在那些女高中生的笑声中,虽然估计她已经记不得了。这也是我和那位女同学断交原因之一。
饭桌上她是禁言的,因为她讲故事从来都不顾及我们的胃口。

代沟系有的,加上她明显不亲宅,所以通常很难沟通。不过代沟有好处,当妈妈将电话递给她,我就可以爽快地挂掉。